美豐新聞
 
薄荷
2020年5月20日
出自:安全環保消防科 徐紅



“姨媽,你特喜歡吃薄荷糖嗎?看到薄荷糖眼里竟還閃著光?”年前,在某連鎖火鍋店一入座,服務員便端來一小盤薄荷糖,小侄女見我在薄荷糖面前的“失態”好奇地問道。

“薄荷有什么可稀罕的呢?”兒子嘉豬接過話茬。

兒子的話語也讓我想起有一年小姨從城里帶回來一包糖,小姨說:“是薄荷糖呢!”小姨的眼里竟然還閃著光。而當時的我一聽“薄荷”二字跟現在的兒子嘉豬反應一模一樣——本來像陽光般在花枝上跳來跳去的歡欣,呼啦啦落了一地,薄荷有什么可稀罕的呢?

鄉下孩子雖沒見過世面,但對植物有一種天然的熟識感,且這薄荷在鄉下實在是太普通,甚至到了令人漠視的程度。家門前的小池塘邊上,去學校的路上,都長滿了一叢叢的、都是濃青青的薄荷,落滿了塵。每天來來回回好幾趟,幾乎不會多看薄荷一眼。

薄荷開花的時候,花朵小小的、紫紫的,有一種特異的香味,引來很大很大的馬蜂;薄荷的味道也不怎么樣,涼涼的底色里竟藏著辣,之后再路過那滿眼的薄荷,開始有幾分厭煩。

對薄荷的感情,現在想來,和對故鄉的感情竟有幾分相似。那時候,人是小小的,心卻大大的,輕狂得不行,熱切地要去外面的世界。眼前的簡單素樸,泥土和植物,太熟悉以至于膩煩。

后來到底離開了那個生我養我的小山村,來到德陽,看起來熱熱鬧鬧的喧囂世界,很多時候卻不由自主想起曾經令人膩煩的寧靜鄉土,還有光陰里一叢叢寵辱不驚的薄荷。

有一回,在居住地附近的花店里看到薄荷被種在塑料花盆里,一盆盆青郁郁的薄荷擺放整齊地等待新的主人。我站在一旁看得癡,那一盆盆薄荷,在記憶里綿延開來,延展為一條明亮的鄉路,通往那無憂無慮簡單清寂的鄉村歲月。

美女老板娘笑著告訴我:“薄荷一點不嬌貴,好養得很!

從鄉村出來的我當然知道薄荷的脾性,薄荷是鄉下人的植物,與泥土打交道的人多半是沒有矯情的習慣的。

我堅定地買了兩盆薄荷回家,養在客廳亮亮的窗臺上,而此時,這明亮的窗臺儼然已是薄荷環繞的一個清新簡素的世界,沒有姹紫嫣紅,只有一片令人心清心寧的青碧。

之前,家里的窗臺上已養著好幾盆薄荷了?墒,當出門碰到薄荷,總有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溫暖,會不由自主地駐足問候。不忍心擦肩而過,錯過這緣分,便要帶回去一些養著。

光陰流轉,往時光深處,心卻小了,不再渴望外面廣闊的熱鬧天地,只想清清靜靜、簡簡單單、素素樸樸地過日子,像從前的故鄉,也像字句簡單的一首詩,像木心的《從前慢》。

現在才明白,當年小姨眼中的光,是一種何等的意味。

如今,我也早已愛上了那薄荷味,那清新,那涼,甚至那辣。周末,摘幾片薄荷葉,清洗干凈,泡一杯薄荷茶,坐在窗邊,翻幾頁書,發一會兒呆,看幾片云。只想把這生活變慢,把日子過得像故鄉的薄荷一樣。

本信息被訪問274次。

聯系電話:(+86)-0838-2313833  傳真號碼:(+86)-0838-2304222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养鸡赚钱游戏 国际尊宝娱乐 浙江11选5选号技巧 体彩481开奖结果今日 沈阳股票融资 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股票推荐·天牛宝资深 最新赛车网游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数据 江西时时彩历史记录 天津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